接力出版社目前有少儿分社、青少年分社、婴幼分社3个分社,其中婴幼分社是成立最早的分社。据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透露,今年婴幼分社预计年出版图书270个品种,年发货码洋将突破3亿元。

9月7日下午,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携新书《淘气包马小跳—樱桃小镇》亮相石家庄图书大厦,吸引了众多小读者,场面十分火爆。杨红樱亲切地与小读者合影、互动,并对新书进行签售。接受采访时,杨红樱表示,从写马小跳系列开始至今有20年了,一共写了27本。当时就是想写一个孩子真实的成长过程,他一天天在长大,一天一天进步,最后成为一个优秀的少年。这是一部儿童的心灵成长史,也是儿童成长的百科全书,在这本《淘气包马小跳—樱桃小镇》中,延续了她作品中以往的经典场景和经典形象,樱桃小镇是熟悉杨红樱作品的小读者的一个快乐天地。

在中国少儿期刊的发展史上,《儿童时代》有着特殊的影响力。“读着《儿童时代》长大的”,是几代人温暖的童年记忆。

接力出版社对婴幼儿文学的重视由来已久,从1990年建社以来,始终把婴幼儿文学的出版放在很重要的位置。白冰认为,做好婴幼儿文学图书的创作理论研究和出版工作,是少儿出版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人’字由一撇和一捺组成,婴幼儿文学担负着书写‘人’字一撇的重要使命。系好人生的第一颗纽扣,要从婴幼儿时期开始。从这个角度来讲,婴幼儿文学有着其他文学不可取代的功能和价值”。

儿童阅读应满足孩子的三种需求

初创期 汇聚“大人物”给小读者讲故事

成立婴幼分社 设立相关奖项

杨红樱曾做过老师,19岁开始儿童文学创作,30多年来,创作出科学童话、童话、儿童小说、儿童散文87部,作品经年畅销不衰,销量超过两亿册,创造了中国童书史上的奇迹,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法、德、韩、越等语种出版发行。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女生日记》,是杨红樱的成名作,此后一直热销不衰。长篇童话系列“笑猫日记”、儿童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更是深受小读者喜爱,家喻户晓,至今两个系列均已出版20余册,“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还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新中国成立初期,优秀的儿童书刊非常匮乏。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决定由中国福利基金会(中国福利会前身)尽快创办一份儿童杂志。1950年4月1日,《儿童时代》创刊号问世,这个刊名既是因为它的读者处于儿童时代,更重要的含义是希望它伴随小朋友奔向新时代。

在2008年成立专门的婴幼图书编辑部前,接力出版社已经出版了很多优秀的婴幼儿文学作品。

杨红樱从创作儿童小说系列“淘气包马小跳”开始,至今有20年的时间,这个系列已出版了27册,为什么面对不同时代的读者,它依然有强烈的吸引力?杨红樱表示,这个系列主要展现了马小跳的童心世界,能够一直吸引读者,是因为她在跟着时代的发展和变化去写与当下生活息息相关的故事。如2008年发生的汶川大地震、如今的二孩政策等,在马小跳系列中都有体现。“时代在变化,写当下的现实,融入儿童教育现状等,其实写起来挺难的,但这样也能引起读者的关注。”

中国中福会出版社副总编辑陈苏告诉记者,当时《儿童时代》体裁非常丰富,不仅有小说、童话、诗歌,还有儿童歌曲、相声、童话剧,以最大努力给孩子们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粮。

比如在儿歌、童谣、童诗方面,出版了儿童文学作家金波主编的“中国传统童谣书系”等;在童话、故事方面,出版了郑春华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系列”“围裙妈妈和小饼干系列”等。在原创图画书方面,出版了《乌龟一家去看海》《章鱼先生卖雨伞》和“没想到婴儿创意图画书”等。2001年,接力出版社还创办了婴幼儿刊物《小聪仔》,现在年发行量达到200万册,已经译介到东南亚等多个国家。

现在的小读者与二十年前的读者的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变化,他们有了很多电子产品和更多的选择。杨红樱坦言,怎么让他们从电子产品中回到纸质书本的阅读上来,这对作家来说也是挑战。但只要写的书有足够的阅读价值,故事能吸引他们,小朋友还是乐意读的。在她看来,儿童阅读应满足孩子的三种需求,即想象力、求知欲和对孩子心灵成长的引领。

上世纪50年代,革命传统教育在《儿童时代》上占据显著位置,但是如何才能使广大少年儿童喜闻乐见?时任副社长孙毅曾向宋庆龄请教这个难题。宋庆龄听了微笑着说:“孩子毕竟是孩子,大道理怎么让孩子懂呢?要按孩子们喜欢的搞。比如我们这儿有个小时候是放牛娃参加革命的,可以叫他讲讲童年故事嘛!”

为了加强婴幼儿文学的出版工作,2008年,接力出版社设立了婴幼读物编辑部,当时有5位编辑,年出版图书60种,年发货码洋2500万元;到2013年度,婴幼读物编辑部改制为婴幼读物事业部,共14名编辑,年出版图书200种,年发货码洋9700万元。2018年,婴幼分社成立,编制32人,下辖4个编辑部,其中就有专门出版“婴幼儿文学”的婴幼文学编辑部。

“我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

宋庆龄的话让编辑的思路一下子开阔了。他们约请抗日英雄吴运铎在刊物上办《红色少年讲座》,讲他亲身经历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生动的传记文字,深深吸引了小读者。此后,一个多侧面的由名家自叙童年生活的栏目《我的儿童时代》开辟出来,丰子恺、苏步青、侯宝林、季德胜等数百位各行各业的著名人物在此“登台”,展现出几代中国人历经磨难而不懈追求的精神风貌,栏目大受小读者欢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推动婴幼儿文学的繁荣和发展,扶持婴幼儿文学的新人新作,2015年,在金波的授权下,接力出版社设立了“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目前,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获奖作品均已出版,第二届征稿工作也已经开启。

儿童文学作家创作离不开童心,无论是做小学老师,还是做童书编辑、童书作家,30余年来,杨红樱从事的工作从没有离开过孩子。她透露,这也是她保持童心的原因。

《儿童时代》创刊号印数为2000册,半年后达到1.7万册,到1955年发行量已居全国同类刊物之首。80年代,《儿童时代》销量最高达到了120万份。

白冰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在设立“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前,一开始是想命名为“金波儿童文学奖”,在征求金波的意见时,他不同意叫儿童文学奖。他认为,幼儿文学很重要,幼儿文学的创作理论研究应该引起社会方方面面的重视,要设立这个奖项就要命名为“幼儿文学奖”。这个奖要扶持幼儿文学新人新作,推动幼儿文学理论研究工作,呼唤全社会对幼儿文学的支持。因为,幼儿文学的创作和研究是中国幼儿文学腾飞的双翼,缺一不可。

“我从来不会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杨红樱坦言,自己当老师的时候就很快乐,虽然遇到的孩子不全都像自己要求的那样,但是想想自己小时候,会觉得这些孩子比小时候的自己更好,会看到他们的优点。而今天很多家长却忘记了这一点,他们给孩子太多、太高的期许。书中马小跳的爸爸之所以能成为孩子最喜欢的爸爸、有教育智慧的家长,是因为他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他会想起他小的时候。

成长期 贴近时代脚步传播时代气息

尝试分级出版 强化理论构建

在《淘气包马小跳—樱桃小镇》中,马小跳的形象跟以往相比也有变化。杨红樱表示,在“马小跳”系列前10本中,马小跳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书中讲孩子的天性比较多,10本以后在讲他的成长,马小跳逐渐成为一个有眼光、有格局的人,他的形象跟前面淘气包的形象不一样了,因为他一天天长大,一天天进步,成了一个优秀的少年。

回望近70年的发展历程发现,《儿童时代》有着鲜明的时代气息,它紧随时代脚步,又努力贴近儿童们的阅读需求和成长需要。

对于接力出版社婴幼儿文学出版的发展规划,白冰透露,将在婴幼儿文学分级出版方面做一个尝试,把幼儿文学的读者对象分为婴儿、幼儿、小学低年级学生,以及家长和幼教工作者。婴儿文学的接受对象是0—3岁的婴儿,幼儿文学的接受对象是4—6岁的幼儿,幼儿文学也是家长、老师教育孩子最得心应手的工具。

对于未来“马小跳”系列的创作,杨红樱坦言,没有特别的规划,她写的是一部儿童心灵成长史,希望孩子们从中能潜移默化地获取正能量,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50年代,提倡“爱祖国、爱人民”,《儿童时代》辟有《伟大的祖国》专栏。新中国成立10周年,特辟《祝贺你们和祖国一起成长》专栏,专栏作者有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董必武、全国劳动模范黄宝妹、全国水稻丰产模范陈永康、钢铁工人王崇伦等。

白冰认为,如果把婴儿文学和幼儿文学区分开来,两者都会获得新的疆土和空间,婴儿文学的图书品类和艺术特征将更加明显,幼儿文学的疆土也会重新被拓展。目前,接力出版社出版的婴儿图书已经达到210种,而幼儿图书动销品种有上千种。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施行,婴儿读者的增加,婴幼儿图书市场的刚需将持续增长。

在阅读中提高写作能力

60年代,提倡“学榜样、爱思考”,《儿童时代》辟有《小苗圃》专栏,发表小读者的作品;开设《万宝全爷爷信箱》,解答小读者遇到的各种各样的知识问题。1961年6月,《儿童时代》杂志刊登了介绍雷锋成长的连环画《毛主席的好战士》,成为最早向全国少年儿童宣传雷锋精神的刊物。

同时,白冰还希望,以此培养出一批专注于婴幼儿图书创作的作家、画家。他举例说,日本作家木村裕一一直专注于婴儿图书创作,已出版婴儿图书五六百种,是日本个人图书销售量最大的作家之一。“我们也希望中国会出现这样的作家和画家,出现这样的成功案例。”

在儿童文学创作中,杨红樱坦言,会考虑对孩子们的吸引力,因为自己做过老师,所以在创作中会少走一些弯路。她透露,自己最初的写作并不是为了当作家,只是想给小朋友讲故事,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多儿童读物,所以就写了。当念给小朋友听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很真实,如果他喜欢就会聚精会神,如果只是自己觉得很好,而没有吸引到小孩子,也不能引起他们的关注。

70年代、80年代,提倡“爱科学、爱学习”,《儿童时代》辟有《三毛爱科学》专栏,邀请著名画家张乐平以三毛形象宣传科学知识,影响很大。1978年开始连载冰心的《三寄小读者》,以通讯的方式与少年儿童谈理想、谈生活、谈学习。

除了优秀文学作品外,白冰说,接力出版社还将继续强化幼儿文学理论的构建,将不定期举办幼儿文学理论研讨会,每年出版1—2种幼儿文学理论专著。中国婴幼儿文学的创作和理论研究都需要培养新人,各个高校需要设置幼儿文学课程。因此,接力出版社希望能邀请专家学者一起编写幼儿文学教材,为学生以及婴幼儿文学理论、评论的热爱者提供借鉴。

对于儿童阅读,她认为,自主阅读是最好的阅读生态,应该受到保护,从推荐“要你读”变成“我要读”。同时,她并不提倡强制孩子写读后感,认为这会破坏孩子阅读的愉悦感。“小时候,他读书可能说不出太多感想,但长大后依然没有忘记,就像在一次征文中,一位大学生写读‘马小跳’的故事就非常感人。”杨红樱非常赞同一句话,“好的儿童读物,就是小时候读的书,长大后还没有忘记。”

90年代,提倡“树立理想、健康成长”,《儿童时代》辟有《名人寄语》专栏,刊发了徐向前元帅的文章《从小树立远大理想》等;开设《心博士》专栏,回复小读者来信,为小读者答疑解惑,进行心理疏导,如“如何缓解学习中的紧张心理”“面对挫折时要有勇气”等。

如何提高孩子的写作能力,也是很多家长关心的问题。杨红樱认为,提高写作还是要从阅读当中来,这是潜移默化的。“就像《笑猫日记》,虽然是一只猫写的日记,但因为笑猫有一双发现的眼睛,有一颗感恩的心,所以把平凡的点点滴滴写得很感动,小朋友通过笑猫日记可以学到如何去观察和选材。”杨红樱表示,阅读有助于词汇量的积累和语言的表达、语感的把握。

进入21世纪,《儿童时代》不断延伸品牌内涵,打造“儿童时代图画书”精品系列,文学维度的“月月看”和科学维度的“月月学”,以每年24至40个新品的容量,为孩子们带去丰富的精神食粮。

陈苏告诉记者,《儿童时代》编辑部有个传统,选的稿子、发的稿子、编的栏目,一定是要“引领的”。“发刊词中说得很清楚,我们这本刊物承担的使命就是:启迪思想、陶冶情操,培养孩子成为祖国建设的优秀人才。”陈苏说。

新时期 传承创新续写新篇章

2020年,《儿童时代》将迎来创刊70周年。陈苏介绍,近两年,编辑部已经启动了“儿童时代品牌重塑规划”,全面提升《儿童时代》这一经典期刊的品质和品牌。

具体实施举措有三:一是从纵向细分读者市场,读者对象从创刊之初的小学中高年级,发展到覆盖3岁至12岁年龄段的小读者;二是从横向拓展出版品种,策划了“儿童时代精选系列”“儿童时代读写丛书”“儿童时代图画书”等,满足不同年龄段、不同兴趣爱好少儿的阅读需求;三是品牌内涵拓展,从内容提供到阅读推广,创办“儿童时代阅读指导基地”、“儿童时代·美丽花”家庭阅读指导公益讲堂、“我的儿童时代读书会”等,让阅读深入到学校、家庭和社区,打造一个大“儿童时代”品牌。

“我的儿童时代读书会”成立以来,以开放、多元、公益的形态,面向上海以及长三角的少儿、家长和老师精心设计内容,已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目前,读书会携手学校、社区、图书馆等,开展阅读活动50余场,服务亲子家庭近800个,受益学生数万名。2017年,读书会获评“上海市未成年人暑期优秀活动项目”。

《儿童时代》近年来也在逐步探索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发展,已推出杂志移动端互动软件,定名“儿童时代号”时光机,读者扫描杂志特定热点后,就能够获得更多的多媒体互动内容,如图片、视频、音频或互动游戏等,尝试复合媒体的全新阅读体验。

“网络时代,阅读多元的环境下,儿童期刊的价值在哪里?我们一直在思考。”陈苏说,《儿童时代》将继续致力于播撒阅读的种子,引领少儿精神成长,“不忘创办时的初心,把《儿童时代》品牌、影响力做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