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太大

  题记:我看着你执着扇,去把萤光追。我执着萤光,把梦扑碎。

  不妆

  不足以用双脚去丈量

  你说

  不梳

  这个世界太脏

  ”人生,只是一场经过

  我就把想说的

  找不到一片干净的土地

  尘世,就是我们可以观赏的一个风景

  挨个排在床头

  这个世界节奏太快

  一切终如梦

  整理成一个年轻的夜

  跟不上的人望尘莫及

  梦散若烟“

  枕着西山日暮昏睡

  我想我是高估了自己

  这么多年

  斑驳的树影鬼魅般的摇曳

  以为足以匹敌

  水流问情、月映问心

  暗黑倾泻下来的月光并没有想象中的光滑

  终于被现实磨没了脾气

  风来风去我问缘

  我带着

  这个世界太乱

  我知道,我苦苦修行

  游走在身体边缘的尊严

  没有一个安静的场所

  悲苦凄酸

  穿越那座挺立的山脊

  这个世界太忙

  可是隔绝尘世的那一扇门

  紧紧裹住赤裸炙热的悲伤

  每个人都像陀螺一样

  我终究还是无法觅见

  这是一种不羁的姿势

  团团转

  我堕进这个梦的空间

  就连空气都是那桀骜的呼吸

  这个世界太复杂

  虚无缥缈,又无际无边

  那一刻想必是树的叶子都过分地绚烂了

  读不懂也看不透

  仗剑飞不过天涯

  我把灰色画布上柔软的痕迹轻轻抚摸

  我只是想找一方四角天空

  神游触不到边沿

  以为这是皮肤之上的溢彩

  没有攀比没有催促

  不知何来,不知何去

  是命运的恩赐

  与朗月清风相伴

  更不明白人生到底有什么目的和意义

  是永恒凝结的欢喜

  可是我只是一个机器

  我修心,我修仙

  是生命之花的盛开

  不知道未来何方

  只为能够拨开迷茫,破开束缚

  可是

  麻木的转动齿轮

  能有发现

  泡在杯子里的普洱仅仅经过你的唇

  连思考的能力都被剥夺

  “世界变化万千

  升腾起了承诺还没有过夜的味道

  想要反抗却不知从何做起

  我们都只是那卑微的点

  却让火热的时间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想要逃离也找不到离开的路

  那么骄傲,又那么可怜”

  这是多么难过的事情啊

  被动的生活

  你说

  象凌厉的兽

  却为什么要赋予我反抗的情绪

  “你我的遇见

  我无法伸出手去救赎

  压抑着只能独自偷偷哭泣

  是偶然,也是必然”

  这没有缘由的借口向断了桅杆的帆船

  是我太过懦弱无能

  尘世的苦,尘世的乐

  不言

  还是不够强大

  尘世的酸,尘世的甜

  不语

  这个世界

  这是尘世的我必经的磨练

  被时间的河流推着

  这个世界

  千世繁华,我必须抛开

  无论这个过程如何伤痕遍布

  我读不懂也看不透

  万丈红尘,我必须放下

  我只能带着它们在漫漫行走的旅途上

  我只是想找一方自己的天地

  只是,你的真情

  任车辙碾过

  为什么那么难

  为何?我就是斩不断

  身体如脱粒的稻壳

  哦

  情痴爱恨,心魔纠缠

  我想让美丽飞扬起来

  请给我一双翅膀

  我苦苦参禅,泪流满面

  可是离开灵魂的壳已无处安放

  让我可以凌空飞翔

  怎忘记?竹园初相见

  我眦目上天

  俯瞰入云的山峰

  我需要静心

  持一把不肯回头的箭

  在空中起舞

  我需要智慧

  拉开弓的双手却无力收回

  雨来了就停下休息

  我还需要果断

  任凭生与死爱与梦的回音低沉离去

  太阳出来就朝着光亮飞翔

  修仙

  途中的沙尘越来越猛

  没有斥责没有怒骂

  我看见大多的分合聚散、世情冷暖

  越来越厚

  我可以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修心

  终于将这一切湮没

  这个世界太不友好

  日子一梦千年,度如云烟

  肆意游走的风

  也与我无关

  风来是果然

  不管我愿不愿意

  只要我还可以展翅飞翔

  风去是必然

  都要在我忧郁的脸庞刻下痕迹

  那便去吧

  试问何日才会日出在西边

  留下苍桑

  哪管什么他人与金钱

  如何方可大梦不醒

  我选择承受

  只要我还可以展翅飞翔

  如何才能心放若莲

  哪怕多么荒诞心酸

  那便去吧

  就让我踏破这红尘缥缈

  在太阳底下发亮

  我命由我,不由这天

  与这个世界反抗

  “我们都是棋子

  永远无法与棋盘脱离

  永远,只是执棋者的一场游戏

  任时光流转,空度这华年”

  日又一日,年又一年

  我看着岁月在发梢僵化

  我看着心在炼狱中熬煎

  我看着你在红尘中苦苦的挣扎

  我看着你日渐憔悴苍老的容颜

  心中悲痛,感慨万千

  如果

  斩情绝性方可修仙

  修心

  至终只为修成一颗冰冷的石头

  如此的清修苦炼

  岂非?早就已经脱离心之所愿

  我这修的都是什么仙

  宇宙之大,无际无边

  谁非棋子,谁是我仙

  门本缥缈,门在心中

  梦里梦外,岂非相同

  我是在那里

  我只在这里

  何须执着问来去

  缘起愿与共

  心动意相随

  这便是人间至美的遇见

  何需妄求修心与修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