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开学季。

图片 1

图片 2

新学期里,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特策划举办“争做阅读先锋,百校千班共读一本好书”大型阅读推广活动。本期推送作家兰香的校园励志小说《努力一定强》。

近日,“70年:浙江儿童文学的历史、现状与未来暨2019年浙江儿童文学年会”在浙江杭州西子湖畔举行。近百名来自浙江、上海、山东等地的儿童文学作家、学者、编辑等参加了会议。

艾克拜尔·吾拉木(作者供图)

共读篇目

此次大会对70年来浙江儿童文学获得的成就进行了总结,更对新时代儿童文学的发展和未来进行深入探讨,致力于通过作家、学者和出版界的共同努力,奉献给孩子们更精彩的作品。

阿图什是新疆著名的教育之乡,我的高祖父巴依霍加大约在1840年至1921年间就生活在这里。曾祖父艾山巴拉吉约1890年前后,从阿图什出发沿丝绸之路到酒泉、兰州、西安、上海等地拉驼队进行商务活动,本世纪初在哈密定居成家立业。祖父吾甫尔阿吉子承父业,解放前后持续为繁荣和发展哈密地区经济、教育、文化做出了贡献。我和哥哥的童年就是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可以说我爷爷就是我的第一任老师。

图片 3

会议为期两天。与会者们就儿童文学创作和阅读、儿童文学出版和传播、儿童文学理论和批评等进行了探讨与交流。

“要养成好读书读好书的习惯”

一二年级小读者(A组):《努力一定强》(第一季)五本任选一本

一、辉煌70年,浙江儿童文学与新中国共成长

爷爷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教书先生。

1、《煎饼爱迟到》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新中国儿童文学茁壮成长的70年。浙江儿童文学的文脉始终与新中国共同成长。这个文脉沿承自鲁迅、周作人、茅盾等人所开启的中国儿童文学的启蒙之路,他们是浙江大地上孕育的现代文学巨匠,也奠定了浙江儿童文学发展的重要基石。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现了很多著名的浙江籍儿童文学作家,如金近、包蕾、圣野、鲁兵、任大星、任大霖、洪汛涛等儿童文学名家,他们活跃在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界、理论界和出版界。

爷爷的汉语是汉族私塾先生教的。父亲的汉语也先是在私塾学校里学,后来到乌鲁木齐读高级中学时才熟练掌握。新疆刚一解放,父亲被招到中共哈密县委工作,在工作中他的汉语水平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提高。这时,他对文学翻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工作之余,父亲于1954年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翻译处女作。因为这部译作,父亲1956年调到北京民族出版社工作,开始了他近40年的漫长编辑和文学翻译之路,陆续翻译出版了《高玉宝》《三国演义》《死魂灵》《离骚》《苦菜花》等,编著出版了《维吾尔语方言词典》《维吾尔语古典文学词典》等工具书,另责编的《红楼梦》《战争与和平》《伊米德史》《哈密民歌集成》等著作也广为流传。

2、《风一般的马晓晓》

评论家钱淑英认为,浙江儿童文学作家在文类、题材、风格等方面呈现出多元发展的态势,以鲜明的文学形象,从不同向度显示了浙江儿童文学的魅力与高度,并在整体上延续一种共有的文脉。老一辈作家有陈玮君、田地、吴少山、杜风、金江、沈虎根、倪树根、朱为先、李燕昌、张光昌、屠再华等;新时期以来的作家有张微、冰波、张彦、李建树、余通化、谢华、孙建江、金志强、夏辇生、张婴音等;进入新世纪后,涌现了汤汤、小河丁丁、毛芦芦、赵海虹、王路、常立、吴洲星、吴新星、徐海蛟、孙昱、杨邪、金旸、慈琪、孙玉虎等新生代作家。理论批评方面,出现了蒋风、韦苇、黄云生、楼飞甫、吴其南、方卫平、孙建江、周晓波、陈恩黎、赵霞、胡丽娜等研究者。钱淑英评价说:“浙江儿童文学作家是一群低调勤奋的耕耘者,他们有着农夫耕作般的执拗姿态、有‘高雅的土气’的艺术品质,同时也是一群独立清醒的思考者、探索者。”

1956年父亲调至北京后,我就期盼着父亲何时能回来或者何时我能去北京找父亲。1961年5月,母亲带着我们3个孩子,来到北京与父亲团聚。我在哈密老家上的是维吾尔文的小学四年级,按理说应该从小学一年级学起,可父亲不同意:“孩子,你已经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了,怎么能跟一年级的孩子一起上课呢?别担心,只要你自己努力,爸爸再帮你,一定会跟上的。”可以想象一个没上过汉语学校基本不懂汉语的孩子,直接学习汉语四年级的课程有多难吗?困难、压力是可想而知的。直到第二年上五年级,才渐渐可以跟上其他同学了。

3、《话痨将军》

作家、评论家孙建江从《儿童文学新论丛书》(1990-1995,湖北少儿社,共7种)、《中华当代儿童文学理论丛书》(1991-1995,江苏少儿社,共5种)、《中国当代中青年学者儿童文学论丛》(1994,甘肃少儿社,共6种)、《世界儿童文学研究丛书》(1992-1999,湖南少儿社,共9种)等四套20世纪90年代重要儿童文学学术丛书谈起,回顾了新中国儿童文学理论发展的历史。他指出,浙江儿童文学理论一直在开拓与建构之中,上世纪90年代之前的中国儿童文学理论缺乏学科意识,散论居多,原创专著稀少,90年代挑战与机遇并存,几乎所有研究领域都是未开垦的处女地,学科意识开始觉醒。许多浙江儿童文学理论家三十年前提出的学术观点,迄今仍处于儿童文学的学术前沿。同时,新一代的儿童文学研究者也在给当代儿童文学研究带来新的气象。

到了1965年,我考上了北京市第54中学,可1966年“文革”开始了。父亲要求我“老老实实在家待着”,还拿出三本书给我,一本是《高玉宝》,一本是《红岩》,另一本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父亲说:“待在家里好好读书,别出去胡闹,要养成好读书、读好书的习惯。”

4、《小一的烦心事》

年会上,多位老作家回顾了他们与新中国共成长的儿童文学创作道路。

阿凡提的故事起到了引领性作用

5、《淳然的梦想》

85岁的老作家李燕昌回顾了他从1952年发表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以来的心路历程。他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从中央到浙江省地方对儿童文学发展、对作家培养一贯以来的关心和支持,同时在会议上展示了1956年浙江省青年业余文学创作者会议儿童文学组合影等珍贵的历史资料。

在此以前,我没有完整地读过文学名著,看完父亲给我的那三本书,脑子里豁然开朗起来。书中的英雄人物高玉宝、江姐、保尔·柯察金不仅成了我学习的榜样,更让我对文学产生了浓厚兴趣。这三本书,对我后来的编辑职业和文学翻译、文学创作也产生了决定性的、深远的意义。

图片 4

作家冰波在报告中真诚回顾了自己不同人生阶段的创作感悟。他坦承,从发表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到现在,个人写作的旨趣也在发生变化。今天,“写作已经不为名和利,不为了约稿,不为了获奖,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喜欢,为了更自由更奔放更有趣更有境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平和的心态来写作:淡泊、超然、宁静,甚至寂寞地写作”,让“写作成为一个常态,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

1968年,我和几位同学准备去内蒙古下乡,父亲却把我从去内蒙古的列车上拉下来,送上了去新疆的列车。他对我说:“孩子,你还是回老家哈密去接受再教育吧,那里也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你若去了内蒙古,首先在生活习惯方面会遇到很多困难,另外,我主要考虑你会把母语忘掉,若回老家,起码你不会把母语忘记,汉语、维吾尔语都能发展,更适合你的长处。”

三四年级小读者(B组):《努力一定强》(第二季)五本任选一本

老作家金志强身患重病,19年来一直依靠透析治疗维持生命,依然坚持创作、出版儿童文学作品。谈起自己的生活和创作,他说:“人是要有点精神依托的。尤其是在病魔来袭,生命面临考验之时,更应该有一颗不衰竭的童心。……我坚信,我的生命不会简单地逝去,因为有儿童文学陪伴着我,儿童文学使我快乐,更带给我力量。”

回到哈密第一件事是去看望爷爷。1969年5月的一天,经有关部门的批准,我才得以前去看望关在牛棚里的爷爷。那是在哈密市城郊公社一大队二小队,田野中一排树木边上,一间用树枝和泥巴搭建的草棚很是醒目,周边没有任何建筑。草棚的门敞开着,近10年没见到爷爷的我心里很激动,一步并两步来到草棚前,让我难以置信又让我心灵震撼的一幕,展现在眼前。爷爷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弯着腰在膝盖上的一个本子上,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那时爷爷已经70岁出头了,两鬓花白,他见有人进来还以为管教干部来了,习惯性地将手中的本子和笔急忙收起来藏在身后。

1、《创意王诞生记》

二、儿童文学道路上永不停步的开拓者和探索者

爷爷盯了半天才认出来我,站起来紧紧搂着我,像个小孩似的说:“我的北京娃回来了!北京娃回来了!”我好奇地拿过他手中的本子看起来,原来是爷爷练习写维吾尔文的本子,写得非常公整,就像是印刷体。我被爷爷在这种没有桌椅、没有电灯,而且一天到晚在地里劳动改造的刻苦条件下,保持勤奋好学、不甘落伍的精神深深感动。爷爷说:“一个不识字的人,活在世上没啥意思,就像活在黑暗的世界中。人不学习就没精神,没精神就无法工作和生活。”爷爷的这些触动灵魂的话,铭刻在我心中,至今难以忘怀。后来,我在他放东西的小木箱中,还发现了一本很旧很破的1951年前苏联塔什干出版的老维吾尔文版的《一千零一夜》和一本老文字版的《阿凡提的故事》,并一直保留至今。

2、《校园女侠的新鲜事》

当下的浙江儿童文学作家群,是中国儿童文学界一支重要的力量,他们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开拓、探索着儿童文学的发展道路。

后来,市里的“知青办”把我分配到爷爷所在的这个公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因我的特长,我在公社里担任起翻译,还当上了公社的宣传干部。到1970年底,新疆雅满苏铁矿在哈密招工人,我被招到矿上当工人。因为我有懂两种语言的优势,矿上把我从一线工人岗调到办公室当翻译。1972年5月,社会上传出高校要招收工农兵大学生的消息,我听了很兴奋,可又想到自己才是小学毕业,初中一年级还没读完怎么能考得上呢?这么一想,心就凉了半截。

3、《大班长的小秘密》

作家汤汤在报告中提出了当前儿童文学艺术发展中一个重要而迫切的议题:如何不断克服个人写作的惯性和惰性,不断在艺术上与“我”相搏,突破自我,挑战自我。她说:“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疆域,比如小河丁丁的西峒,黑鹤的荒野,顾抒的秘境,陈诗哥的世界之初等。写作疆域往往能成就一个作家的独特风格,但有时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局限,局限又造成自我重复,包括题材,结构,细节,情感和思想。”她认为,怎样找到属于自己的写作疆域,怎样开拓更大、更新鲜的疆域,需要作家的勇气、耐力和冒险的精神。作为写作者,我们要去思考,如何面对自己的局限,使局限反而成为某种力量和资源,把写作推向一种更独特的、完全属于自己的、充满创新的、别人抵达不了的风格和极致。”

我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爷爷。他鼓励我说:“孩子,这个可是很好的机遇,年轻人没学上怎么可以?你一定要报名参加考试。不要犹豫,不要担心,考不上明年再考!”爷爷的坚定支持,给我添了一丝信心。可是,我的姨妈、舅舅、叔叔等亲戚坚决反对,因为“你现在有让别人羡慕的工作,一个月能拿50多元的工资,又不下矿采矿,坐办公室,赶紧想娶媳妇成家的事吧!”在湖北沙洋镇中央“五七”干校劳动的父亲知道后,立马拍来电报坚决支持我报名参加考试。我急忙找到几本化学、物理、数学、语文课本,临时抱佛脚复习起功课来。当时,让我感到最难的是化学课,因为初中一年级也没上过化学课,于是我就像人体缺什么补什么那样,临时找到一位化学老师给我单独辅导,整整学了一个月,靠着死记硬背总算入了一点门,结果最终被新疆大学化学系录取(后来调整到了中文系)。我把这个喜讯第一时间告诉了爷爷和父亲,他们比我还高兴,父亲从“五七”干校给我发来贺电,母亲还特意回到老家哈密给我送行。

4、《爱哭爱笑胆小鬼》

作家、评论家赵霞认为,近年不少儿童文学写作越来越多地从一个观念起笔。当下受到关注的“主题出版”,即是典型的观念激发写作。这一现象有其积极的意义。它促使儿童文学作家有意识地越出个人经验相对狭小的圈囿,向着广袤的地理空间和历史时间敞开写作的笔墨。但是,观念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一个与童年有关的正当观念,直接拿来演绎为儿童文学的艺术,可能是有问题的。同时,如何借助文学的独特表达,反思和推动童年观念的革新,也是当代儿童文学面临的集体课程。

在我命运的又一个转折点,爷爷和父亲给了我力量和勇气,也是我们家规、家风使得我坚定地走向了继续求学之路。

5、《学霸也疯狂》

作家谢华撰文的图画书《外婆家的马》,新近获得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首奖。在年会上,她坦承,“写作是一种生命状态,是一辈子的事。写作只是因为生活让你想写,而不是别的。作品就是生活感动了你,你再把这种感动准确地表达出来。”她回顾自己多年的儿童文学写作,其实是“一辈子只为一个人去”。这“一个人”,就是她心中那个最美的孩子。

扔什么都不能扔书,这才是我们家的财富

图片 5

作家夏辇生与共和国同龄。她说,“回望自己一辈子的童话创作,叩问自身童话创作的初心和追寻童话特征、童话本质和童话核心价值,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童话都为教育而生”。“童话不仅仅属于儿童,更是全龄生命的陪伴和滋养。”这些思考里,包含了写作的热情,也包含了真诚的反思。

这么多年来,在爷爷和父亲的影响下,我后来的近30年一直在从事阿凡提故事再收集、再整理、再翻译、再创作、再出版、再研究的工作中。从1969年爷爷拿出一本《阿凡提的故事》叫我读开始,到1988年父亲叫我动手翻译阿凡提的故事,并亲自动手修改我翻译的第一篇阿凡提的故事,爷爷和父亲那种好学习、好读书、读好书的精神始终激励着我,使我最终在这方面弄出了点名堂。

五六年级小读者(C组):《努力一定强》(第三季)五本任选一本

这些年来,作家毛芦芦以故乡衢州为地理背景,创作了一批战争题材、民工子弟题材的儿童小说和儿童散文。她在报告中谈到了自己的“土地情结”。她称自己是个“民间写作者”,期待“更深地回到乡土,把自己的乡土故事说好”,“走出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路”。

这些年,我在全国多家出版社出版了近60本有关阿凡提的书。2009年,还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由中国作协创联部、民族文学杂志社、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新疆青少年出版社等单位为我主办了“艾克拜尔·吾拉木《阿凡提》系列作品研讨会”,百余名有关领导、作家、学者、翻译家出席会议,《文艺报》还发了一个整版作品研讨会纪要。

1、《我喜欢你努力的样子》

孙玉虎是年轻的新锐儿童文学作家。他在报告中结合近期个人阅读和创作体验,探讨了关于长篇儿童小说“如何说好一件小事”的思考。这一小切口的创作思索,其实探及了当前长篇儿童文学写作中的某些大问题。

父亲的职业、敬业精神也直接影响了我的下一代儿女的成长。特别是女儿伊丽欣娜,她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她的爷爷:“爷爷只陪我走过生命中最懵懂的6年时间,却是我的第一位老师。他教导我要‘好读书、读好书’,渐渐地这也成了我家无形的家风。见过爷爷的人,都会被他深邃的眼睛和鹰钩鼻所吸引。而在我记忆里,他还有一副大大的眼镜。每天晚上,爷爷都会给我读故事书。那个时候我还小,甚至还没有爷爷的书桌高,他就一把抱起我,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再带上他那副大大的眼镜,给我读各种故事书。爷爷去世后,他的藏书陪我走过了童年最美好的时光。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我家搬过一次家,东西打包好后我数了数,光书就有25箱。有人劝我父亲扔掉一些,父亲却说‘扔什么都不能扔书,这才是我们家的财富!’韩愈说‘目濡耳染,不学以能’。爷爷和父亲惜书如命的精神深深影响了我。”

2、《传奇“跟头星”》

三、面对“新时代”和“新儿童”,保持姿态和品格,建立新高度

我女儿的确没有辜负她爷爷和她父亲的期望。研究生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被国家民委录取,成为一名民族工作者。我们家“好读书”这一家风,对我和孩子们的成长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因此,能够成长在拥有良好家风的家庭中,是我们人生中最大的幸福。它就像是一种信仰,无形地影响着我们人生的每一步。

3、《校园里的挑战赛》

与会的专家学者认为,当下的儿童文学身处新时代,如何保持作家的姿态和品格,不断前进,成了每个作家都需要高度重视的问题。作家要把握时代、把握儿童,把握材领域,关注对儿童的影响力,关注社会的新需求,在自媒体、新媒体、融媒体时代,更好地为孩子发声,为时代发声。

4、《奔向梦想的少年》

《少年文艺》《儿童文学选刊》主编、上海市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周晴在报告中提出了互联网时代儿童文学必须面对的一个重大议题:在一个“流量入口”时代,如何坚守儿童文学写作和出版的“良善之心”?她以现场、前沿、大信息量的报告,解释了什么是儿童文学的“流量入口”,以及它带给当前儿童文化事业的新挑战。她指出,“面对流量时代,儿童文学作家更要坚守儿童文学中的良善之心,呼唤童书写作者心地善良和底线坚守。”

5、《夏日有场小别离》

学者吴其南在报告中指出,我们已经进入一个读图时代。图像阅读成为了当代儿童的基本阅读方式。如果说“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他阅读的东西决定的,读什么就是什么”,那么读图时代的人类,命运堪忧。因此“儿童文学作家要警惕这种读图时代的潮流,绝不对让社会走向粗鄙化。这就需要重提读书、读好书。好的文学作品该写什么?写细腻、深刻、理性、善良、美好,而不是简单、粗鄙,这才是儿童成长的方向。”

呈现内容

评论家陈恩黎在报告中分析了今天的“融媒时代”对于儿童文学意味着什么,同时,当“图像”在“媒介融合”中蓬勃生长之时,对“图像”的重新认识与阅读成为未来儿童文学研究的必然选择之一。她呼吁儿童文学作家和评论家更关注“融媒时代儿童文学中的图像隐喻”。

一二年级小读者(A组):读书卡

评论家戎国强从近年成人社会的审美缺席现象出发,也提出了儿童文学的当代职责。在这个“很多事情都要重新来过”的时代,儿童和儿童文学,无疑正是“重新来过”的一个重要起点。

要求:尺寸不超过32开,显著位置注明学校班级姓名及指导老师。形状、内容自定义,图案、文字保证手绘手写,打印复印无效。

作家徐海蛟和杨邪的报告都谈到了这个时代“儿童”个体和集体身上正在发生的新变,以及与此相关的儿童文学的艺术革新。徐海蛟探讨了新时代儿童群体的某些新特点。他认为,今天的许多孩子,心智普遍长于实际年龄,认知能力和知识储备远超出过去孩子。”这一群“特殊材料制造出来的孩子”,对我们的写作提出了更高要求。他们要求我们的作品有更深厚的学养,更深刻的见地,更新鲜的想象力,并且,听得见他们心底的呓语。”杨邪也认为,今天的孩子,其知识储备、知识结构已与我们不尽相同。因之,他提出了这样的诘问:“作为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我们是不是了解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个孩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代孩子,已经跟过去的孩子很不相同。作为有志于儿童文学写作的人,除了讲好童年故事,还应有志于深入这一代孩子的世界,成为一个埋伏其中的大孩子,不断倾听他们,读懂他们。面对新时代的新儿童,儿童文学写作需要新的打磨和苦功。

三四年级小读者(B组):读后感(300字)

浙江省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赵霞在会议总结中指出,这是一次开阔、厚重、诚挚、温暖的年会。年会有三个关键词。一是“传承”。这是浙江儿童文学年会的传承,也是省作协儿委会工作的传承,归根结底则是浙江儿童文学文脉的传承。从年会的报告里,我们看到了70年浙江儿童文学的历史重量,也看到了浙江儿童文学的历史脉络。二是“承担”。当前,我们身处的时代和童年都在发生巨大的、也许是不可预料的变化。如何从童年开始,从孩子开始,守护我们的时代和文化,对抗任何时代都需要对抗的平庸和粗鄙,是当代儿童文学重大的职责与承担。三是“真诚”。这个真诚,是返朴归真的“真”。此次年会,我们看到了作家们真诚的创作剖白和洞见,也看到了面向当代儿童文学更高艺术未来的真诚批评与自我批评。

五六年级小读者(C组):读后感(400字)

专家学者一致认为,70年后,浙江儿童文学再出发,我们需要有更高的追求。我们应有这样的姿态,站在个人创作史、浙江儿童文学史乃至中国儿童文学史重新思考和定位,将创作出第一流的作品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

要求:稿纸尺寸不大于A4纸(条格方格均可),卷头位置注明学校班级姓名及指导老师。黑色水笔手写完成。读后感内容保证为原创,抄袭、打印、复印无效。

共读时间

2019年10月1日—2019年11月15日

评奖方式

1、 出版社编辑部成立评委会,学生上交作品按组别各评选出:

一等奖1名,获得“阅读先锋”奖状一张,奖励价值2000元精品图书;指导老师奖励价值1000元精品图书。获奖作品将在《努力一定强》新书中发布。

二等奖3名,获得“阅读先锋”奖状一张,奖励价值1000元精品图书;指导老师奖励价值500元精品图书。获奖作品将在《努力一定强》新书中发布。

三等奖6名,获得“阅读先锋”奖状一张,奖励价值600元精品图书;指导老师奖励价值300元精品图书。

优秀奖30名,获得“阅读先锋”奖状一张,奖励价值100元精品图书;指导老师奖励价值100元精品图书。

2、
每班20份及以上原创作品,组织老师可获得“阅读先锋教师”荣誉称号,奖励价值200元精品图书,如学生作品获奖,老师奖品自动累加。

3、 每校10个及以上班级组织阅读活动,学校可获得“阅读先锋校园”铭牌。

参与细则

1、 读书卡和读后感均上交手绘手写原版实物,底稿拍照自留,恕不退还。

2、
来件外包裹注明“百校千班”字样;内夹首页注明:学校、班级、指导老师、联系电话及参与组别。

3、
邮寄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宋庄路71号院扑满山大厦1号楼1601室电话:010-87653137

4、 邮寄时间截至11月15日,过期不予参评,邮资拒绝到付。

5、 获奖名单将于2019年12月在此公众号公布,奖品随即寄出。

6、 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河北少年儿童出版社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