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孩子们成长得更好,是我们最大的心愿。童书,承载着儿童精神成长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新中国成立70年来,童书出版发展迅速,特别是近30年来,成为中国文学领域的一支“劲旅”。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海飞是儿童文学出版领域的重要出版人和作家,本期他就童书出版撰写文章,梳理70年来儿童文学的发展。

“生如逆旅,心若白鸽。”继胞兄董宏猷在儿童文学领域辛勤耕耘几十年硕果累累之后,66岁的胞弟董宏量今年也开始“跨界”涉足儿童文学。国庆节前,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武汉作家董宏量的儿童文学作品《白鸽少年》,《白鸽少年》系董宏量的长篇儿童文学处女作。

为繁荣华语儿童文学创作,倡导“直击内心的童年书写”,发现和培养更多的儿童文学作者,支持和鼓励各种体裁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与出版,北京出版集团《十月少年文学》杂志自2018年设立“小十月文学奖”,计划每两年举办一次。第二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于2019年6月1日启动,时间将持续至2019年12月30日,2020年公布评选结果并颁奖。

少年儿童是国家的未来,是民族的希望。童书出版,是专门为少年儿童健康成长提供服务的文化板块,是一项神圣而美丽的事业。新中国的童书出版业与共和国同步,70年来,在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下,从短缺到繁荣,从弱小到强盛,从封闭到开放,成为中国出版强劲的“领涨力量”。

图片 1

一、征稿对象

新中国初创与童书出版的艰难起步

《白鸽少年》主要描写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猫娃”郑知明和一群少年的小学和初中生活。全书以“养鸽子”为核心和线索,写了“得鸽”“夺鸽”“训鸽”“赛鸽”“复课”“落选”“下乡”等一个个与鸽子有关的故事,讲述了少年的成长历程。《白鸽少年》堪称一部“成长小说”。在迷惘的年代里,少年们像鸽子一样,追求和平,百折不挠,练就了一双双矫健的翅膀,振翅翱翔,放飞朦胧的情愫和纯真的梦想。

全球范围内18周岁以上作者创作、以华语写成的儿童文学作品均可参评,不受作者国籍和生活地区限制。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新中国出版事业的发展,新中国成立的第二个月,亦即1949年11月,国家就成立了出版总署,开始新中国出版业的起步、规划、发展。作为社会主义新中国出版业重要组成部分的新中国少儿出版,也开始了童书业的起步。

董宏量告诉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这是他首次书写童年和少年生长的地方——汉正街守根里。《白鸽少年》也是一部具有浓郁汉味的作品,描写了老汉口的风土人情,如同一幅布满怀旧色彩的风俗画。其一大特色,就是小说的背景是真实的地名,如长堤街、药帮巷、守根里,虚实相映,有些景物已飘逝于岁月的烟云之中,读完令人怅然若失。在这个意义上,《白鸽少年》堪称一部汉口版《城南旧事》。

二、征稿要求

1952年12月,新中国第一家专业少儿出版社———少年儿童出版社在上海成立。1953年9月,中宣部召开了专门研究少儿读物出版工作的工作会议,会议要求青年出版社加强对少年儿童出版社的领导,要求少年儿童出版社提高少年儿童读物的出版品种和数量,要求出版总署采取措施,有步骤有计划地整顿改造私营出版业。1954年,全国基本完成了对私营少儿出版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少年儿童的图书拥有量也有所提高,但全国少儿图书“奇缺”的现象依旧十分严重。1955年8月,毛泽东同志先后两次就“少年儿童读物奇缺问题”作出批注、批示。1955年8月15日,青年团中央书记处向党中央呈报了《关于当前少年儿童读物奇缺问题的报告》,提出“大力繁荣儿童文学创作”和“加强儿童读物出版力量”的措施。

图片 2

1.基本要求

这对新中国成立初期少儿出版形成了新的强大推动,迎来了第一个少儿出版的发展高潮。

作家董宏猷在《白鸽少年·跋》中点评其弟的长篇儿童文学处女作:童年作为人生的起点,是人生书写独特的不可缺少的存在。童年书写不是社会学和历史学的论文,童年的社会背景与历史背景,不是儿童文学作家追求表达的目的。童年书写的重点与聚焦点仍然是人,是儿童,是作家生命中不能忘却的亲人与伙伴,是自己以及亲人与伙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参评作品必须是作者新创作的未曾发表、出版过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

从1949年10月1日到1965年12月,全国共出版少年儿童读物19671种,涌现出一批深受少年儿童读者欢迎的优秀作家作品。如张天翼的《罗文应的故事》《宝葫芦的秘密》,徐光耀的《小兵张嘎》,华山、刘继卤的《鸡毛信》,高士其的《细菌世界探险记》《和传染病作斗争》等,特别是1960年7月,上海的少年儿童出版社开始出版中国少儿科普读物的扛鼎之作《十万个为什么》,成为一部新中国普及科学知识的畅销书、常销书。

作家黄蓓佳亦赞赏:“白鸽少年”是历史夹缝中被遗忘的群体,他们在苦难中寻找欢乐,最终实现超越苦难,走向成长、成熟,这是童年的力量,也是现实主义儿童文学的力量。

2.征稿类别

白手起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新中国的童书业,伴随着新中国初创的豪迈步伐,脚踏实地地起步了。

图片 3

面向“小说”“童话”“散文”“诗歌”4种体裁进行征稿,投稿时请注明参评类别。

改革开放与童书出版的飞跃成长

北京大学儿童文学博士、教授葛旭东在《关于童年书写与亲子阅读》短评中评价:“《白鸽少年》是一部儿童文学,同时成年人读来也会觉得醇厚和饶有兴味。它是一部小说,又是一部传奇。它不仅描绘了波澜起伏的少年生活,也唤起了成年人的童年记忆和情感共鸣。《白鸽少年》塑造了一群‘真正的孩子’。他们有着种种挫败,也有数不清的欢欣时刻。他们脆弱孤独,又勇敢坚韧。董宏量曾多年从事成人文学创作,《白鸽少年》是他转向儿童文学的第一部少年小说。作者不回避孩子们成长中来自社会的、同伴的、个人的烦恼和冲突,如同鸽子总要经受风风雨雨一样,每个人也都要在一次次历练中,不断进行人生抉择和自我完善。也许,董宏量完成的将不仅是个人创作史上从成人文学向儿童文学的一次‘跨界’,还可能会为儿童文学创作、阅读和亲子教育带来深度‘融合’与‘交流’。”

3.征稿字数

改革开放,带来了我国童书业飞跃发展的春天,经历过新中国初创时期起步和“文革”时期停步的少儿出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片 4

征稿作品不区分短篇和中长篇,“小说”和“童话”作品单篇字数为6000~60000字,“散文”作品单篇字数为3000~8000字,“诗歌”作品仅限现代诗,单首不超过50行,组诗不超过200行。

1978年5月28日,国家出版局委托人民文学出版社在京召开少儿作家座谈会。中宣部、全国妇联、国家出版局等有关方面领导到会,叶圣陶、谢冰心、高士其、叶君健、管桦、柯岩、严文井等40多位著名作家、儿童文学翻译家、诗人应邀出席并发言,老作家张天翼在病榻上用左手写了书面发言。会议呼吁作家们打破精神枷锁,拿起笔来,为孩子写作,把孩子们从“书荒”中救出来。

武汉作家董宏量在《白鸽少年》的结尾用一首“诗与鸽”,抒写了白鸽与少年、现实与理想、诗与远方的动人景象:“它飞过了自己的眼睛/但从不飞过自己的口唇。它飞过了羽毛/但从不飞过内心。即使/电闪雷吼,也阻挡不了它的行程/即使翅膀老了,也不影响/它的满腔激情。就像它瞭望我时/海水便凝成了晶体/就像它呼唤我时,崇山峻岭/刹那间便消失得无踪/无影。我站在家门前的桃树下迎接它/我坚信:那只鸟一定是我的爱人”。

4.“小说”“童话”“散文”3个类别每人每个类别仅限投一篇作品,“诗歌”每人仅限投3首或3组组诗。

改革开放40多年,成就了一批优秀出版社、一批优秀少儿出版家、一批优秀儿童文学作家画家、一批优秀儿童读物。特别是原创儿童文学快速成长,力作丛生,名家层出。著名作家秦文君,潜心儿童文学创作35年,出版了60多部著作,计800多万字,先后70多次获各种图书奖,有10多部中长篇小说被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其中《男生贾里》出版20多年来,一版再版,畅销全国,累计印行了220万册。著名作家曹文轩,创作出了《草房子》《青铜葵花》《山羊不吃天堂草》《细米》等一大批精品力作,并于2016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文学奖。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的《幼儿画报》,集结了高洪波、金波等全国最优秀的童话作家及插图画家,推出一批深受儿童喜欢的“红袋鼠”等艺术形象,月期发行量最高时达170多万册等。

作家董宏量,1953年生于武汉,当过知青、工人、编辑,曾就读于武汉大学。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冶金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长篇小说《遍地黄金》,诗集《钢城黎明》《蓝色的眼睛》《少女与鸽子》,散文集《白壁赋》《渡痕》《钢铁的沧桑与梦想》《黄鹤楼故事》等。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及中小学教材,曾获冶金文学奖、湖北文学奖、湖北文艺明星奖等奖项。

5.请务必在投稿作品末尾标注投稿信息,需要提供投稿者姓名、性别、年龄、通信地址和邮编、邮箱、联系电话等信息。

新时代童书出版的高质量发展

三、奖项设置及奖金标准

党的十八大以来,高速度发展的童书出版,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突破了以“年”的概念来界定发展进程、到了可以而且也能够以“时代”的概念来界定的发展进程。中国迎来了一个高质量发展的童书大时代,一个强国发展的童书大时代,一个真正属于中国的童书大时代。

1.“小说”“童话”“散文”“诗歌”4个类别均设“金奖”1名和“佳作奖”3名。

2014年12月9日,中宣部和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了全国少儿出版工作会议。2015年7月9日,中宣部和中国作协又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了全国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座谈会。两个京西宾馆会议,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用国家力量推动我国儿童文学创作、童书出版的健康发展、跨越发展、高质量发展。

2.“金奖”奖金为人民币3万元(含税),“佳作奖”奖金为人民币1万元(含税)。

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童书,具有七个方面的重要标志。标志之一,主题出版旗帜鲜明。如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推出了“伟大也要有人懂”系列与“美丽中国·从家乡出发”系列等,向中国小读者讲述中国故事,也输出到海外引起国外许多小读者的强烈反响。标志之二,“中国好书”精品迭出。新时代的中国童书出版涌现出了一批精品力作。如曹文轩的《我的儿子皮卡》《丁丁当当》,黄蓓佳的《艾晚的水仙球》《余宝的世界》《童眸》,张炜的《少年与海》《寻找男孩》,金波主编的《中国儿歌大系》,海飞、缪惟、刘向伟等的《国粹戏剧图画书》系列,汤素兰的《阿莲》等,这些精品力作,都闪耀着新时代儿童文学创作、科普创作和童书出版的绚丽光彩。标志之三,图画书出版朝气蓬勃。图画书出版品种飞速增长,出版质量不断提升,有了不断壮大的创作队伍、翻译队伍和专业的、学术的研究中心,有了自己的奖项,图画书市场既现代又接地气等。标志之四,新出版格局充满活力。580多家出版社550多家在出童书,几乎社社出童书。在童书高质量发展中,少儿出版集团应运而生,中国童书出版格局分散、个头不大、实力不强的局面得到改观。除此,童书出版的专业化格局进一步强化,如“华东六少”抱团发展,专业出版的视野更加开阔,专业出版的水准不断提升。一些非少儿专业出版社、民营出版机构、外资出版机构的童书出版也在迅速崛起。标志之五,“童书出版+”的融合发展竞争模式。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互联网、大数据、“5G”时代,为实现从童书的内容产品生产到儿童成长的全方位、产业链服务的新时代转型提供了条件。如外研社少儿分社充分利用外研社外语教育优势,做“童书出版+幼儿园”的“打包教育服务”。“童书出版+资本”的模式也应运而生。标志之六,国际合作异彩纷呈,已经不再局限于简单的你卖我买的版权贸易的单一模式,大致可以归纳为五种模式:合作出书;合作办出版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举办中国的国际童书展,设立中国的国际儿童文学大奖;走出国门,构建“一带一路”童书出版平台。标志之七,儿童阅读的春天。据2018年全国国民阅读权威发布,我国0—17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0.4%,人均图书阅读量为8.91本,与新中国成立之初17个孩子1本书相比较,今非昔比。

3.所有获奖者均获得由“小十月文学奖”组委会颁发的奖杯和获奖证书。

“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我们在新时代不懈努力,期盼着在世界格局中出现真正属于中国的一个童书大时代。

四、投稿方式及征稿时间

(作者系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中国版协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原主任)

1.投稿方式

参评作品请以邮件正文的形式发送至邮箱xsywxj@sina.com,同时务必在正文起始处注明作者信息、作品名称和参评类别,并同时将作品Word文档以附件形式发送。邮件主题请注明“参评小十月文学奖××组-《作品名称》”。

2.征稿时间

征稿时间自2019年6月1日开始,至2019年12月30日结束,请务必在此时间段内把稿件发送至指定邮箱,逾期发送的作品将视为杂志普通来稿处理。

五、评奖及刊发

1.“小十月文学奖”坚持公平、公正的评奖原则,由作家、评论家、编辑组成评审委员会,经过初评、复评、终评3轮匿名评审,最终产生获奖名单。

2.评选结果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公布并举行颁奖仪式。

3.凡参评“小十月文学奖”的作品,均视为同时向《十月少年文学》杂志投稿,优秀作品将在杂志上刊发。如已经收到用稿通知,在评选结果未公布之前,请勿将作品另投他处或参加其他征稿。

4.作品如果获奖,作者须同意授予评奖组委会优先代理作品的出版、影视改编、动漫改编及衍生品开发等权利,如果开发成功,组委会将按照国家相关规定给予作者相关收益。

六、补充说明

1.参评作品无论获奖与否,均不退稿,请作者自留底稿。

2.凡参评者均视为自动同意本启事的各项约定,请仔细阅读启事。

3.本奖项不收取任何参评费。

4.本启事的最终解释权归“小十月文学奖”组委会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