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没有许多时间来欣赏阳光,因为那条长满黑色粗毛的狗突然出现在他的上面,挡住了他的视线。爱德华被叼住耳朵拉出垃圾,又掉了下来,接着又被拉起来,这次是被叼住了腰部,前后猛烈地摇晃着。

  一只瓷兔子怎么会死呢?

  窗子上有一株绿玫瑰花。不久以前它还是一副青春焕发的样子,但是现在它却现出了病容,在害某种病。
  它身上有一批客人在一口一口地把它吃掉。要不是因为这个缘故,这一群穿着绿制服的朋友们倒是蛮好看的。
  我和这些客人中的一位谈过话。他的年纪还不过三天,但是已经是一个老爷爷了。你知道他讲过什么话吗?他讲的全是真话。他讲着关于他自己和这一群朋友的事情。
  “我们是世界生物中一个最了不起的队伍。在温暖的季节里,我们生出活泼的小孩子。天气非常好;我们立刻就订了婚,马上举行婚礼。天气冷的时候,我们就生起蛋来。小家伙在那里面睡得才舒服哩。最聪明的动物是蚂蚁。我们非常尊敬他们。他们研究和打量我们,但是并不马上把我们吃掉,而是把我们的蛋搬走,放在他们家族的共同蚁窟里的最低的一层楼上,同时在我们身上打下标记和号数,把我们一个挨着一个地、一层堆上一层地排好,以便每天能有一个新的生物从蛋里孵出来;然后就把我们关进栅栏里,捏着我们的后腿,挤出我们的奶,直到我们死去为止。这可是痛快啦!他们送我们一个最好听的称号:‘甜蜜的小奶牛!’一切具有蚂蚁这种知识的动物都叫我们这个名字。只有人是例外——这对我们是一种极大的侮辱,气得我们完全失去了‘甜蜜性’。
  你能不能写点文章来反对这事儿,叫这些人能懂得一点道理呢?他们那样傻气地望着我们,绷着脸,用那样生气的眼光望着我们,而这只不过是因为我们把玫瑰叶子吃掉了;但是他们自己却吃掉一切活的东西,一切绿色的和会生长的东西。
  他们替我们起些最下贱的、最丑恶的名字。噢,那真使我作呕!我说不出口,最低限度在穿着制服时说不出口,而我是永远穿着制服的。
  “我是在一个玫瑰树的叶子上出生的。我和整个队伍全靠玫瑰叶子过活,但是玫瑰叶子却在我们身体里面活着——我们属于高一等的动物。人类憎恨我们,他们拿肥皂泡来歼灭我们;这种东西的味道真难受!我想我闻到过它!你并不是为洗涤而生下来的,因此被洗涤一番真是可怕!
  “人啊!你用严厉和肥皂泡的眼光来看我们;请你想想我们在大自然中的地位,以及我们生蛋和养孩子的天才的机能吧!我们得到祝福:‘愿你们生长和繁殖!’我们生在玫瑰花里,我们死在玫瑰花里;我们整个一生是一首诗。请你不要把那种最可怕的、最丑恶的名字加到我们身上来吧——我们说不出口,也叫不出来的那种名字!请把我们叫做蚂蚁的奶牛、玫瑰树的队伍、小小的绿东西吧!”
  我作为一个人站在一旁,望着这株玫瑰,望着这些小小的绿东西——他们的名字我不愿意喊出来;也不愿意侮辱一个玫瑰中的公民,一个有许多卵子和小孩的大家族。本来我是带着肥皂水和恶意来的,打算喷他们一通。现在我打算把这肥皂水吹成泡,然后凝望着它们的美,可能每个泡里面会有一篇童话的。
  泡越长越大,泛出各种颜色。泡里好像都藏着珍珠。泡浮起来,翱翔着,飞到一扇门上,于是爆裂了。但是这扇门忽然开了!童话妈妈站在门口。
  “是的,那些小小的绿东西——我不说出他们的名字!关于他们的事情,童话妈妈讲的要比我好得多。”
  “蚜虫!”童话妈妈说。“我们对任何东西应该叫出它正确的名字。如果在一般场合下不敢叫,我们至少可以在童话中叫的。”
  (1868年)
  这篇小品最初发表在哥本哈根1868年出版的《新的童话和诗集》上——这是一部丹麦作家和诗人的作品选集。不良的破坏性的东西往往可以用种种的美名出现。“蚜虫”可以“叫做蚂蚁的奶牛、玫瑰树的队伍,小小的绿东西,”但它们的实质,并不能改变只是慑于某种权势或特殊情况、人们不便公开地讲出来罢了。但人们“如果在一般场合下不敢叫,我们至少可以在童话中叫的。”这也是童话的另一种功用——安徒生在这方面发挥得最有成果。安徒生在他的手记中写道:“《小小的绿东西》是在哥本哈根附近的罗里赫别业写成的。一个舒适的住处可以使人产生得意和自满之感。这引起我写这篇故事的冲动。”

  那条小狗从它的喉咙的深处嗥叫着,然后又把爱德华放了下来,盯着他的眼睛看。爱德华也盯着它看。

  一只瓷兔子会淹死呢?

  “嗨,离开这里,你这条狗!”这是垃圾之王因而也是世界之王欧内斯特的声音。

  我的帽子还戴在我的头上吗?

  那条狗叼住爱德华的粉色的衣服便跑了。

  这些就是爱德华穿越那蔚蓝的大海的上空时问自己的问题。太阳高照,爱德华听见阿比林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那是我的,那是我的,所有的垃圾都是我的!”欧内斯特喊道,“你回来!”

  “爱德——华,”她叫道,“回来吧!”

  可是那小狗却没有停下。

  回来?这样叫显然是荒唐的,爱德华在想。

  阳光灿烂地照耀着,爱德华感到很高兴。过去认识他的人谁会想到他现在会如此高兴?身上沾着一层垃圾,穿着一件衣服,被叼在一条狗流着口水的嘴里并被一个疯狂的男子追赶着?

  当他在空中身子抱成一团翻滚时,他设法再看阿比林最后一眼。她正站在轮船的甲板上,一只手抓住栏杆。她的另一只手里提着一盏灯笼——不,那是一个火球——不,爱德华意识到,阿比林手里拿着的是他的金怀表;她把它高高举起,它正反射着阳光。

  可是他很高兴。

  我的怀表,他想,我需要它。

  那条狗跑啊跑啊,直到他们来到一条铁轨旁才停下来。他们跨过了铁轨,那里,在一圈灌木丛中的一棵枝叶散乱的树下,爱德华被放在了一双大脚的前面。

  后来阿比林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那小兔子入水时是那样有力,以致他的帽子从他的头上被掀掉了。

  那条狗开始狂吠起来。

  这正好回答了那个问题,当爱德华看着那帽子迎风飘舞时他这样想。

  爱德华抬眼望去,原来那双大脚是一个长着又黑又长的胡子的彪biāo形大汉的。

  后来他开始下沉了。

  “这是什么,露西?”那男子说道。

  他沉啊、沉啊,一直在下沉。他自始至终都让他的眼睛睁着。不是因为他勇敢,而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的画上去的眼睛目睹了海水由蓝变绿再由绿变蓝。眼看着那海水最终变得像黑夜一样漆黑。

  他弯下腰把爱德华捡了起来。他紧紧地抓着的腰部。“露西,那男子说,‘‘我知道你是多么爱吃兔肉馅饼。”

  爱德华还在不住地下沉。他对自己说道,如果我会淹死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淹死了。

  露西在吠叫着。

  远在他的上面,阿比林乘坐的那海轮正无忧无虑地航行着,爱德华终于脸朝下地沉到了海底。在海底,他的头埋在泥淖里,他第一次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忐忑不安。

  “是的,是的,我知道。品味兔肉馅饼是件真正的美事,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件乐事。”

  爱德华·图雷恩感到了恐惧。

  露西又充满希望地叫了一声。

  “我们这里有的,你这么通情达理地交给我的,千真万确是一只小兔子,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厨师也很难把他做成馅饼。”

  露西嗥叫着。

  “这只小兔子是瓷制的,姑娘。”那男子把爱德华拿得离他更近了些。他们四目相对着,“你是瓷制的,不是吗?马隆?”他嬉戏地摇了摇爱德华,“你是哪个孩子的玩具,我说得对吗?你不知什么缘故和那爱着你的孩子分手了。”

  爱德华又感到他的胸部一阵剧痛。他想到了阿比林。他看到了那条通向埃及街的小路。他看到暮色降临,阿比林正向他跑来。

  是的,阿比林曾经爱过他。

  “那么,马隆,”那个男子说道。他清了清他的嗓子,“你迷路了。这是我的猜测。露西和我也迷路了。”

  露西听到叫她的名字,又叫了一声。

  “或许,”那个男子说,“你喜欢和我们一起迷路。我觉得在别人的陪同下迷路是件令人更加愉快的事。我的名字叫布尔。露西,正如你已经猜到的那样,是我的狗。你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吗?”

  布尔等了一会儿,注视着爱德华;他的手还紧紧抓着爱德华的腰,然后又伸出了一个巨大的手指从后面摸到爱德华的头。他推了推它,这样爱德华好像点头同意了似的。

  “瞧,露西。他说愿意了,”布尔说,“马隆同意和我们一道旅行了。这不是件很好的事吗?”

  露西围绕着布尔的脚跳起舞来,一边摇摆着她的尾巴,一边叫着。

  于是爱德华和一个流浪汉和他的狗一起上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