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是一疑心的女子,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丰姿;

  看她们的翅膀,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象一朵野蔷薇,她的丰姿

  看她们的翅膀,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来一阵暴风雨,摧残了她的身世。

  有时候纡回,

  我只要一分钟

  这荒草地里有她的墓碑

  有时候匆忙。

  我只要一点光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我只要一条缝,

  淹没在蔓草里,她的伤悲──

  晚霞在她们身上,

  象一个小孩爬伏

  啊,这荒土里化生了血染的蔷薇!

  晚霞在她们身上,

  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那蔷薇是疑心女的灵魂,

  有时候银辉,

  望著西天边不死的一条

  在清早上受清露的滋润,

  有时候金芒。

  缝,一点

  到黄昏里有晚风来温存,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光,一分

  更有那长夜的慰安,看星斗纵横。

  听她们的歌唱!

  钟。

  你说这应分是她的平安?

  听她们的歌唱!

  但运命又叫无情的手来攀,

  有时候伤悲,

  攀,攀尽了青条上的灿烂,──

  有时候欢畅。

  可怜呵,苏苏她又遭一度的摧残!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为什么翱翔?

  为什么翱翔?

  她们少不少旅伴?

  她们有没有家乡?

  雁儿们在云空里彷徨,

  天地就快昏黑!

  天地就快昏黑!

  前途再没有天光,

  孩子们往哪儿飞?

  天地在昏黑里安睡,

  昏黑迷住了山林,

  昏黑催眠了海水;

  这时候有谁在倾听

  昏黑里泛起的伤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